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w=|||||6918應援圖文

2009/12/12 21:04
我說的都是真話。在此前我確實未畫過一張6918.
Photobucket

文。
圖文無關。
文或許有後續。








My Never Willingness in 30s







他忘不了那雙異色的眼睛。
追溯回被它們鎖定的一刻,一道生鮮淌血的裂痕已經刻印在原初的記憶里。

以致他十年來一直殘留著被那雙眼睛注視著的錯覺。縱使它們早已被禁閉在遙遠的煉獄中。它們不存在,也是存在的。

該是怎么樣的少年才配擁有那雙眼睛:他描摹那張優雅淡泊的臉,和厭惡并存的遭到自尊所否定的欣賞。他安靜,不露聲色,遊刃有餘,靈魂里卻投射出暗高昂的氣焰,猶如玉座上年輕的國君,揮指間不經意流過凌人盛氣。無獨有偶,被“凌”者卻正是一直被旁人用以上的形容所敬畏著的自己。他的暴力不在指間,在於他比你盤算多一步,與其說歸功于天生邪惡的聰明,不如說他比自己更樂於直面并且享受世間既定的齷齪狡猾。終於你讓他輕而易舉,肆情玩弄自己的軟弱,然後凌駕本屬於自己的王位與秩序,并將引以為傲的基業,一磚一瓦的蠶食殆盡,就連廢墟也不留下,僅僅一個荒漠。……王國的失落意味著自我的迷失。仿似他把他從自我困鎖的迷宮推入一個更為渾濁不確定的空間。更如同把成長了15年的軀體重新塞回母親子宮一般的重創。他給他的禮物,就是他自出生起不曾受過的屈辱。

從此,他的生活不再真實。身體附近總不經意的有薄霧升起,漸漸讓他覺得,幻覺里其實那樣乾淨,只是被純凈的思緒所包裹,毫不突兀的超脫一切時間和空間的觀念,是宇宙之外的,被支配的信仰。催眠一般越是認為所謂的真實其實就是那么不堪那么難以維持那么希望放棄的一出毫無美感的悲劇。
思想則永遠是冰冷溫馨美好。
它只是幻覺。
掌控幻覺的人是魔術師。

……沉溺即是,軟弱。


留待在混沌中的他,面前只有一座萬劫不復的崖。

十年後的他確定是忘不了那雙眼睛。輪回的歲月的洗練,讓他讀懂了不能自拔的凄艷哀愁。幻覺背後的痛覺,以及超越了肉體痛覺的感恩。

得到如是感悟的男子暫眠在分子容器內。
獨留看不透的少年,狼狽地掩飾彷徨,佇立在不屬於自己的時空中。包裹在那一層單薄卻充滿異常安逸感的霧氣里,注視著前方,長髮男子的背影,遊移在懵懂的愛恨之初。

他回眸,時光磨不走靈魂的自傲,那樣輕蔑地閃動著的紅藍二色。像在向自己說,那份發狂的憎恨是否還按捺得住,傷口痛不痛。披著關切外衣的拷問,承認即如同繳械,他是這么希望的,在對峙中一旦茫然自失,敵人就有機可乘,他可以擁抱你——用十年令一段渴望在逼仄中爆發——以重新奪回來的,比十年前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肉體。而你距離得到那道聖痕的起點,僅僅惶惑的度過了數月。

那我有沒有敗給思念的可能?
你的,以及十年後的那個我的。
你把我塑成了一個,怎么樣的形狀?
我們之間不可聯盟,不可溝通,更不可理喻,不可跨越的距離——
到底是時間還是空間在靜靜地作祟?

……我到底,怎么了?

硝煙迷蒙,濃霧不散,自身的定位早已失卻,但見不遠的前方,男子處變不驚的笑容似比自己的雙手還要清晰,堅定的身影讓存在的真實性變得毋庸置疑,他一直不變,始終是掌控所有迷失的道標。映照著自己一路以來的渺小失敗,他慣常善於用幻覺逼退你的實在,今次亦然。

將再一次被這雙遊走在知覺外的眼睛所捕獲。


Addicted to the Mist Again.
坦率的相愛不容易。學了十年,似懂非懂。




To be continu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