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聖之255】【敬禮】【波羅羅卡星人的歸航】

2009/08/29 03:10
基本上咁拖沓看的我很煩悶(搔後腦)。而且星期四的早晨曾經一度排斥再看一群處男爲了爭奶嘴而駕馭著幾頭牲口戰鬥而且還拯救世界(?)的故事(簡略說就是處男、奶嘴和救世的故事)。
第一張右下角畫面擺明是上集S18的餘孽未清。

今集最後一個跨頁帶給我的慘痛教訓,讓我深深理解到天野娘的狡猾之處,簡簡單單多個CP也可以組成阿骸重出漿糊的伏筆。(扶額)他明顯是從輪回的盡頭回來搶老婆鳥(毆)。

而家基本就系混戰。唔知邊個打邊個(喂):混仗內只有四處紛飛的鯊魚、停留在畫面一角看灰機的恭彌、不知什麽時候腰間那物(誤)除卻鳥藤蔓的獄寺;敵方則有軟弱的藤蔓(誤),以及石榴叔知性(?)的摸下巴(啥)。然後就在殺光中不斷地爆發和暴走。

其中,明顯不群聚的那個崩了性格。人氣跌了的傢伙(爲什麽都是一眾小攻,扶額)被安排做搬運工,倒是吐槽的主力芭姬露君渺小了影蹤(……)。女眷們歡快地迎接歸航的鯊魚,而那鯊魚貌似沒有和EX并肩作戰的打算(難道是有爬墻太多有悔意了打算回家看老公么)。
怎么看尤妮醬的光芒越來越淡漠。她到底是戰鬥人員還是非戰鬥人員,還是(裝作)關鍵人員?!

於是的於是,把(沒有帶部下過來的)Dinoサン留下來面對白蘭不是很杯具么(望天)。
阿骸瞞著阿蘭從后宮里跳出來不是更杯具么(內牛滿面)。

阿骸除了KUFUFU外唯一的對白,我睇個版本翻譯有多少神化:個人理解的正確語境應該是(在被你抽低的那群人里)我是例外的。(也就是你做不低我)。

如果咁落去下集不就是69100D的3P么(望天)。

不會卷頭扉頁就是DINO被自己的皮鞭KICK跌的特寫吧(乏力)。
特寫還特寫,如果BUG下去的話,我相信佢騎著胯下草尼馬的作戰英姿更讓我不敢直視。
花輪頭搭配捲捲的鬃毛不是閃耀得叫人睜不開眼嗎(跑題)!

更加不會第二頁就是69伸手扶起DINO的跨頁吧。
這樣就最注重友情了(豎拇指)(宇宙誤)。




以上。祝君行BUG運。留得青山在(意味不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54只有基的不臉紅】【其實臉紅的一群也毫無建樹】【蘿莉不是少年的而是叔臺的(怒)】被秒了被萌秒了(☞!)

2009/08/22 22:18
【白蘭放棄說】(扶額爲什麽我總是愛被作者放棄的角色)
下藥鳥=w=這是人之常情啊(?)一個蘿莉不聽話的話給灌點藥再調教而且在小正面前PLAY了很正常啊腐女子們你們H戲看得少么看得少的大概只是BG H吧(也不完全是的我相信世上有通殺的存在於是在最近一排挖了許多C76工口志狂看我不就是人版么囧)。憑什麽說人家WS啊!!!!WS不是叔的特性么難道你們以為白蘭大人不是叔么(其實和小正同年的話真的不是頂多青年而已OTZ)。

【誰是叔的話已經呼之欲出了】
【以致叔順利升格成了爺(毆)】

【讓我自我欺騙並且堅持里崩爺的影像不是BUG】
【若是BUG的話單行本怎收科只眼開只眼閉么難道說】
你不讓人家是實體影像么(哭),不能子彈也是實體映像的一部分么(嚎啕大哭)。10+的世界用個匣子就能PACK家畜了作個實體影像有何難阿骸也有實體幻象啊(那不是科技發展的成果好不好)。

【真正的BUG在綱爺率領眾守護者臉紅時的一格】
阿山的繃帶又被遺忘了天野娘要是那么不希望山本包鼻咁點解當初又要包啊……經常忘了繃帶的話就算繃帶下有玄機也不值錢了啊(淚)。
關於形容集體臉紅,今日難得去了百毒,看見一張帖子寫得灰常好: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蘿莉控!是神句啊實在在太精闢了!那明顯不臉紅的就算是男人也很難說是直(天哪你說還有誰呢XD)。於是減去臉紅了的幾人,其餘的有待商榷了(托眼鏡),而且不可排除臉紅了的人群中有偽裝者(毆)。但UNI的力量與綱爺的艷福均是有目共睹。問世間有幾個男人頂得順雙手交握胸前的“私を守ってください。”硬漢如我都電X4(毆),怪不得東宮京子大人也差點給電百合了於是迫不及待喝自己的佬(誰)去保護她(這個過檔的新后宮)……由此可見UNI是傾倒眾生的萌神啊(淚免疫者除外OHZ)!

如果UNI過檔成功了,那么Black-Spell必然也會過檔的但那是將來的樹情(毆),最壞(?)的結果就是編入彭哥列,而沒那么壞(?)的結果就是像花輪幫(誰)一樣結個盟算鳥(多數是這個,就像美國(借D2)扶持伊拉克建立新政府,太虛偽太和平了扶額)。

【由S的出現我們可以知道爲什麽佬總能得到蘿莉的愛(喂)】
因為先衝出來的恰恰就是一個佬(扶額)。

【而且還造就了新CP】
天野娘你居心何在這真的是畫少年漫畫應有的心態(謎)么。其實那是末期少年漫畫的正確心態吧。
(*少年漫畫的末期語出絕望先生:也就是指女讀者占多數的少年漫畫囧)

【新CP】
我思索了整整了一晚,確定是S18而非18S。
原因如下:S娘雖然娘但比較強勢,而且傲嬌一般是受屬性。
而他們相X了大概因為18和X很有共通點(傲嬌,缺鈣,外套當披肩,雙手持武器,髮色相同,髪型相似度高囧||||||)。甚至18充滿了童年X皮光肉滑(毆)的影子。以致讓剛體現出輕微控蘿莉心態的S心生眷戀=w=.(喂那是正太好不好)。

【買得大賠得大!買定離手!】
下場預測:
①開拖的CHOICE(不再戰了強搶了才社會啊XDD):
石榴叔VS雲雀; 桔梗娘VS S娘!
②不開拖的CHOICE(也就是重新打返CHOICE)。

【大家萌UNI的時候不要忘了鈴蘭哦】
其實本回她萌爆了說。只是被UNI光芒蓋過了囧。

嗯!以上!


天哪我就快要S了我知道的太多了(毆)。


【曬囧】港版有害!傷眼!要告!

2009/08/21 02:39
日版出了25,港版才出24,自暴自棄入了港版。
才發覺港版開始進入半斷市狀態(好多鋪頭都賣曬),香港一個XDD地方到底有幾多萬的傢伙是腐女子。扶額。如斯的畫風讓我再難相信有多少人能夠把家教純潔的當做一般的少年漫畫看,就像我當年一樣(喂)。


曬命是不對的。我在別人的BLOG上看誰誰入了正版(或者日版)的二次元敗家物后都會不期然感到嫉妒是人之常情。但曬的話,入了臺版才好曬,港版個梵高利同蘭保(噗)根本無野好曬。港版能曬的大概就只有翻譯囧。


我初頭時一直以為,只有圍內幾個腐女子叫白蘭大人的M字頭家族做花花家族
點至佢港版就整個百花家族出來。叫一般道行未夠的小孩子情何以堪……
畢竟講到底,我還是覺得,VARIA眾說紛紜的中文譯名中,還是港版的華利亞最美麗同好聽。
不過我唔系幾頂得順史華路(好有港味好不好)……


當然買單行本有單行本的好玩法。尤其是港版(強調)。先說表層的。
例如可以看天野娘爲了就頁數而整的無聊附錄,這次就在講關於VARIA的匣兵器。人妖哥的孔雀設定為小孔而且性格竟然會是好色,感到十分毛骨悚然,而且招式里竟然有陪睡引誘,除了治愈光片外還有費洛蒙光片(其實我最好奇就系呢招),難道人妖哥天天抱著孔雀獨守空維(?)么。既然能夠發出費洛蒙那他幹嘛還要憂愁得不到X老闆或是極限男兒的愛呢XDDD。X爹S娘的獅虎和鮫性格兇猛很平常,但列維叔的魔鬼魚性格竟然是文靜囧那是他純真羞怯的內心世界的寫照么XDDDD。


無聊的是看見雨鸕鶿簡化成雨塘鵝十分喜感XD。


之後再爆一下人妖哥的人物專訪王子篇。人妖你和王子到底什麽關係啊國籍和眼睛都知道了。
國籍:公布出來聯合國會XDDD的國家。
眼睛:很清漂亮(羞)。


搞得人家超絕想看XD。


【INVALUABLE】
最最後,雖然我們追連載的每星期都有得看漢化組的修圖品。但漫畫始終是紙媒傳播物而非電子傳播物,特別是明剃少女漫畫眼眉的天野娘現時畫風。其細膩之處還是只能從紙面上重現得更為傳神。據說她的線是用小小號毛筆勾的而不是傳統的G筆(詳情參看空知猩猩的畫就是G筆效果的典型例子),充滿彈性和立體感,每一幅每一格都充滿不能被言語的價值和愛,是結晶,是她讓人欽佩的漫畫道的最高體現,也因為動作場景需要,刮網(主要這個強,但也是助手的BUSINESS了),速度線的排布等相當出彩。

說白了我只是個畫面派而已。
即使嚴格來看家教於我而言終歸商業作。甚至多BUG,詳略、節奏等都未能成熟拿捏。首先它已經是部開壞了頭的囧作。既沒有ONE PIECE的夢想(這部其實也很商業OTZ)也不具備絕望先生的不堪不堪現實。諸多不完善得希望重制但永遠不可能重制的地方。就像我們不能重制的人生機制一般(遠目)。據不可靠消息聽聞,天野娘完了家教后,將不會再有作品連載。讓人失望概嘆。

如果家教就這樣一文不值,我就不會開這個專門用來吹家教水的BLOG。因為我所愛的家教,是充滿少年漫畫那來不及留戀的幹練的殘酷的家教。
一切悄然在光輝中死去,不會被祭奠的反派角色:王兄、幻騎士。歸順姿態的敗者:XANXUS,骸。他們都是種種被抹殺去的得不到。我看上去認為是悲劇的悲劇。

老實說我并沒有特別控哪個角色,也沒有哪對CP是王道不可逆。只是桔梗、S、阿雀、芭姬露等不可攻,是原則。


等明晚,看新王道百合配對罷XDDD。

【要嘆的也嘆了寫點行貨】【253】【天野娘又為未讀過大學的孩子虛偽地渲染了大學的美好】【年長的阿正照顧年幼的阿正壯成長了那算不算11】8兆到底是個怎么樣的數字啊

2009/08/08 02:13
【其實要吐的上一篇已經玩過了】【但區別就是上一篇看的是劇透版RAW而現在看的是完整版RAW】【於是不由得佩服修圖人員的可貴】【到底熟肉那么久才出個人認為不是翻譯的問題而是修圖的問題】【告訴我嘛到底是不是要修圖帝們用PS把十多P漫畫重畫一遍(好高深好線想起都好煩的過程)】


【27三年級就有單車了一定是雲雀學長畢業了所以要踩單車去追雲雀學長(毆)】→【所以佢至“擽”奈奈買單車過佢】→【(扶額)明知自己對腳唔夠長仲要貪有型(?)入手28寸雙通鳳凰(毆)】→【名字還叫“那次”號(功用相當于匣兵器)】→【於是每天踩著它高喊彭哥列萬歲一邊前進(到底是哪個平行世界的事啊,而且27的吐槽屬性也能證明他是不會干這檔事的“清醒者”(!),獄寺做這種事可能性較高(毆,也不可能他只是彆扭不是DB的))】→【然後他的單車就為將來成為飛車黨埋下伏筆】→【於是踩著踩著爆胎了(囧)】→【最後才遇到了正一】→【正一熱心的用口幫他的單車打氣(羞)】→【於是他們便修得千年好】→【結果不知是阿綱水阿正還是阿正水阿綱】→【他們互為內應】→【去對抗同一條名叫白蘭大人嘅佬】
【第一話終】


【正一到底仲有幾多ENERGY可以水咁耐】→【正如佢細個大把ENERGY瘋狂地穿越時空成為穿越帝】→【仲穿到比自己洗埋腦】→【意外的是未來的自己給現在的自己留下了中意的女人的名字】→【一定是未來的自己基了怕過去的自己會重蹈覆轍】→【而對白蘭大人下不了手】→【先至昆自己系直嘅】
【第二話終】


【你就想下一話打即第二場,最快都要等到本月尾下月初】→【下一話頂多糾纏講數】→【選出場人物又要一集】→【另外叫個LOLI講貴樣真系師太跌人氣】→【本來10+27出現左就所有人都跌人氣】→【但佢唔識死跌得特別梗】→【喂阿蘭你看不見人氣跌了的平行世界么】→【話時話其實洗腦究竟系乜水】→【我唔會腦殘到問呢個動詞食唔食得】→【而系直接研究佢系咪就指昆條LOLI露臍同穿熱褲】→【咁克羅姆著埋短裙系咪阿骸洗腦勁過阿蘭】→【咁其實洗腦同洗牙有唔同?】→【正一果種自我安排洗腦同阿蘭呢種謎樣調教洗腦邊個梗D】→【好似阿正果個技術含量高D似洗腦多D】→【阿蘭頂多用個陀表催眠(毆)】→【然後恐嚇個細路女唔聽大哥哥話就無未來】→【嗚哇】→【點知個細路女仲唔CJ過阿蘭】→【同自己媽媽同γ叔玩母女同科】→【咁γ叔就好似倚天屠龍個殷梨亭咁(想太多)】→【天野娘的真的是少年漫么(遠目)】
【第三話終】


【話時話阿蘭由上回起好似鬼上身咁KEEP住師太】→【今次本來可以把奪取指環的過程搞返正面(?)個形象】→【但很殘念他放棄了】→【還主動站到桔梗娘身邊】→【宣示他比桔梗娘要矮】→【仲要JEL行曬都比人地梳貼曬矮半個頭】→【我系佢察覺自己上鏡上到咁不堪實挺效法阿山撞墻】→【鈴蘭LOLI的臉好迷茫】→【尤其是眼神讓我想起坂田銀時(唔打字打開我都醒唔起阿銀姓坂田咁行貨行貨到同沢田差唔多行貨OTZ)】→【就像強行斷奶的BB仔一般】→【可見佢出來(擔任曬馬職責)之前一定在用膳】
【第四話終】


【有無人覺得反悔了的白蘭大人很糾結】→【其實也很可愛】【所以反映了對待幻騎士戀愛路線始亂終棄的性格】→【被LOLI老串(?)后】【結果一下就扭曲了(爆貴樣了)】
【第五話終】



以上。生日快上!

試問尋晚有邊個睇家教嘅中國人訓得著……

2009/08/07 19:02
嘔電了!對鬼畜化的廢柴嘔電了!

在看見這張臉以前,我一直都不相信世界上有所謂帝王攻的存在(佢祖先G爺爺就系帝王受人版)= =|||||||||||。

37

我都話37君是短髮的(興嘆),賣長髮的都摺吧XDDD.天野娘嘅話,即使自己的初衷意淫37是長髮,但見咁多人意淫埋一份,系我都剪返短佢,呢D就系棋盤式思維(海貓中毒毆)。

淚流滿面。
10+的廢柴竟會是此等的俊朗鬼畜,連個看不見眼神的詭異笑容側臉都如此腹(掩面奔)。大概,這就是家教的極限罷(拭淚)。什麽X爸爸,什麽骸大人,什麽山……瞬間灰飛煙滅,成為后宮了。
有如此容貌氣場者,難怪可以統領彭哥列一整個宇宙般巨大的三宮六院,而且只用了十年的光陰,就把后攻都變成了后宮。完全就是一個走在鬼畜之路上的殉道者的姿態啊XDDD。

總受,完全是有機會變成總攻的。
這就是銘刻在戒指上的時間(?)。
這就是CHOICE。
這就是命運。

也是……正一君千辛萬苦打出來的隱藏線路…………

37總攻戀愛線路(掩面)。



這個歷史時刻,大概不止小正……
在這個瞬間本座已經渾然忘了在背後收起笑容爆貴樣的白蘭君是何許人也了(扶額)。
……白蘭君在樹倒猢猻散的絕境中出現死相(毆)了。輸了人氣、萌點,贏了CHOICE又如何(毆)?

想當年,我又何嘗唔系白花花嘅FANS呢(請毆死爬墻者)……
想當年,我未睇《繪影之間細看我所深愛》之前,我又點會戀上鋼……多謝寫這篇鋼文給我啓蒙的大人。她大概,早就被這張臉所召喚了。這就是真正的未來視(O2大人……情何以堪)。

我發現呢幾個禮拜都在猴急地看生肉。那是因為天野娘已經瘋狂的把劇情煽往激昂和JQ得慘無人道的方向暴走了。


上一回大概就強調白正王道乃命運安排。
今回實系推10+27ALL乃天命所歸(|||||||||||||||||||)。



囧丁乙狀朝拜。



Project. 少年殉血::::一人之下 (冷CP注意草云慎入)

2009/08/07 00:37
天臺的鑰匙,就是瞻仰天國的鑰匙。
他所知道的天國,是一望無際的藍色大氣層,通透的弱質的縱使被同一種紫外線所刺破的藍,飄來大朵潔白的雲塊遮擋熾烈的陽光,它們隨著太陽的高度改變色澤,由絢麗的黃昏,轉戾噬人的夜,唯獨雨天天使不愿出門。頻密的氣象交替,使他今天還未能徹底信仰日心說,或者他的認知更為古早,還停留在天圓地方的理論。唯一立足的大地就是方塊水泥磚鋪成的平臺,以及把人類作為人類而隔絕在大地上的鐵絲網。那是爲了安全著想,人若是過分親近天國,就會被它的光熱灼至失明,甚至溶化了軀體。

這樣危險的鑰匙,雲雀恭彌擁有一把,草壁哲矢也擁有一把。


一年四季的每一個早晨,仿佛都有某種幻聽在呼喚。呼喚他到天國之門朝聖。或是他聽到他用鼻音細細哼出的旋律,最完美的旋律。越過贖罪苦難的旋轉階梯,抵達最接近天空的大地,中央躺著髮的天使,隨意的姿勢,穿得不算整齊的校服,在他看來也有貴族式的頹靡懶散,甚至認為那位享受著清冷的孤高王子,已經蘊藏了女王的媚態。他以儘量精簡的敬語報告學校的情況。他鮮有應答,仿佛十分吝嗇那把溫柔沉穩的嗓音似的。或者只是打個呵欠。更多時候,都在飄渺地看向校園,操場,所望得到的街景,並盛鎮,抑或更遠的地方。像是注視下界的年輕君主,眼睛茫然,不知是煩厭、孤獨、還是留戀。

無論如何,這種光明正大的窺視是難得的,他知道了他很多事,機車牌照的號碼,市內一所甚少回去的公寓的位置,並且暗自查過日本一共有多少個姓雲雀的望族,目測過他的身高體重鞋碼,得知他的飲食習慣,他的睡眠時間跟貓一樣零散而淺薄,紛紜得本人都一知半解。

副委員長的特權,就是比任何人都能近距離的觀察委員長的一舉一動。
即使他們沒有長時間的相聚,但他仍然是占據他最多時間的人。
即使他們沒有過多的談話,但他能若無其事地啜飲悄然放在案桌上的茶,自然而然地接過無聲遞來的點名冊,又或者不知不覺地在接待室的沙發上睡著,渾然忘了站在後方的那個自己。一切一切隱匿在習慣中更瑣碎的日常動作,由自己所構成他的某一部分,哪怕是被他吸進肺里又再呼出來的一圈空氣,縱然轉瞬別離,也算無聲無息的結合過。

還是太少。怎么都不夠。


每當想起那段回憶,他都不由得感謝卑劣可恥的感謝六道骸,為他製造了眼前這個虛弱的雲雀恭彌,就算必先經過一段慘痛凌辱。但換來的長時間獨處卻是草壁哲矢一個人的。並盛開病院最高級的單人間里,他盡可貪婪凝視床上無知覺的軀體,分體冷氣的扇葉嗡嗡地擺動,輸液瓶里的點滴液記錄清淡怡閑的時光,他的氧氣罩下呼出一圈一圈的水蒸氣,夏日裡薄薄的被單勾勒出身體的輪廓,裹著纏滿繃帶的胸廓腰肢。他沒日沒夜的守,無數次看見他被噩夢折磨得微微痙攣的眉頭,又無數次遞回撫摸他額頭的手掌。又或者盼待他半夜里呢喃一個簡單的“水”字,之後自己能夠給他遞去透明的玻璃杯。但那樣的夜晚并沒有出現過,沒有遺憾,是最正常得,是他的尊嚴太過強硬,并不允許出現絲毫的軟弱。又或者你們恬淡的關係根本容不下哪怕一絲震蕩。


很快,又恢復了朝拜天國的周而復始。
但云豆把那段幻聽的歌實體化了。渺遠的空想變得幼稚、無趣,甚至跑了調。
真是狡猾的鳥兒,竟能能夠接觸他的腳尖甚至手指,肆意安棲在他頭頂的旋上,毛茸茸的身子偎傍他的臉頰,那是何等的奢侈。有一段時間,草壁曾經把那半路殺出的小鳥當成情敵對待。但後來刺猬出現后,他發覺動物對於雲雀恭彌始終比任何人類都高一級,是對付不來的。

他深知自己於他的地位,只是拜倒他力量的眾多螻蟻中的一隻。
這樣使他理解,信仰力量的人,終有一日會拜倒另一份超越自己的力量,沉迷不可自拔。

然而那種力量已經出現,就是毫不造作地把他喚作“恭彌”的異國金髮青年。
唯一的稱呼,“恭先生”,他恰恰輸在了一個字的差別。

很多個夜晚,他能想象出金髮青年如何侵占少年的過程,細至少年的吐息,伸直的頸項,抖動的髮絲,甚至他抵達天國時的眼神。都是在金髮青年還未出現以前,他曾經以第一人稱想象過無數次的歡愛。

還是早已自我滿足。
嫉恨的是他的足跡玷污了這片本應立入禁止的天國。


在你之下,我化作呼吸,塵埃,蜉蝣,空氣,最終融為你氣味的一部分,也無法組成一個映入你眼眸里的一個黃昏。



但隨著年月養成,“草壁”被省略成了“阿哲”,何嘗又不是心底的小小勝利?


END.




[Project. 少年殉血::::一人之下 (冷CP注意草云慎入)]の続きを読む

【252話說本座鳩屎到睇RAW版】【終於能夠寫本座上手的東西了】喋喋不休的穿越帝阿正歸來!

2009/08/01 01:30
【媽莎卡不是代表了他就是你的命運之人么啊咧?】
命題錯誤了OTZ你才是他的命運之人啊。
那、那是……和生存的痛楚有所關聯的命運——
佢搞到你生理痛時,你搞到佢有頭風,真是患難夫妻——XDDDD
你讀書時佢讀書,你做音樂人時佢就去買野食(?)。
總之,小正的結局都是跑啊跑啊的,就跑回去了(默)。

【帝!即是帝!】
藍波大人什麽的又算什麽的呢……
藍波大人能夠在生命之火下降至2%以下嚴重失血之時還擁有那樣長的氣那樣充沛的口水去追想、敘述、以及與後備分享生平兩個最美麗的邂逅呢XDDDD。藍波大人號稱溝得一手好女(有待商榷,但明顯溝女方面龍祥哥D手段比較害一直表現穩定),但也及不上阿正大人溝來溝去都系果個。

扶額。拍肩。整定嘅,系你嘅就始終系你架啦。

【我講過多少次沒人相信我CHOICE其實是GAL GAME】
小正不過是走遍所有線路打爆之後發覺來來去去總攻只有一個人。
而有所驚訝罷了XDD。
而且的而且,被撞倒了的開頭沒有盡叼著麵包露小褲褲的義務是小正的錯誤喲!(指)(怎麼露也是問題)爲了填補看不見小褲褲的強大怨念(?),白蘭君狂了(毆)


期待下回。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